首页 高手合买 老百胜百家荣 专访在太空生活了879天的俄罗斯宇航员,看看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老百胜百家荣 专访在太空生活了879天的俄罗斯宇航员,看看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浏览:3604 2020-01-11 17:32:19 作者

老百胜百家荣 专访在太空生活了879天的俄罗斯宇航员,看看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老百胜百家荣,在超过17年的5次太空飞行中,gennady padalka在太空停留的时间比任何人都要长。

俄罗斯宇航员gennady padalka保持着在太空中停留最长时间的记录,从1998年到2015年间他累积在太空停留了879天。

摄影:martin schoeller,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nadia drake

俄罗斯,莫斯科——gennady padalka迟到了。

gennady padalka曾做过军事飞行员,还是俄罗斯获得勋章最多的宇航员之一,我没有预料到迟到会发生在他身上。为了消磨时间,我翻译着周围墙壁上用斯拉夫字母书写的名字:venera、lunokhod、radioastron——这些都是俄罗斯人在漫长的太空探索历史中曾经进行过的太空项目。

在太空竞赛的早期,苏联人显然占据上风。1957年,苏联人发射了人类第一颗卫星sputnik。1961年4月12日,他们把第一个地球人送上了太空,27岁的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登上球形飞船,飞入了太空。

尽管加加林的首次太空飞行只持续了108分钟,但却证明人类有能力到访太空并安全返回,同时这次里程碑事件还加剧了两大超级强国之间持续不断的竞争。

如今,人类一次可在太空连续生活数月,有些太空旅行者甚至有幸不止一次探访微重力国度,不仅学会了如何在恶劣、陌生的环境中生存,还学会了如何适应重返地球后的生活。

在超过17年时间里,padalka总共在太空停留了879天,是迄今为止在太空停留时间最长的人,因此他似乎是谈论太空飞行如何改变一个人的理想人士。

突然,砰的一声门开了,padalka走了进来,抖落身上的雨水,看起来跟照片里的他一模一样。他含糊不清的咒骂了声莫斯科的交通,向我表示歉意,然后又径直走向一个装满宇宙飞船模型和更多关于俄罗斯太空探索旅程信息的大厅。

我不知道他要去哪,因此急忙带上录音机和笔记本跟在他身后。原来他的目的地是卫生间,这似乎不是采访的最佳地点,因此意识到他要去哪后我停下了脚步。担任我们此次访谈翻译的ludmila mekertycheva看到了我的囧态,于是我俩相视一笑。

padalka回来后,坐了下来,又向我道歉,卫生间的“交通”同样糟糕的可怕。他接着说,可能对我的采访帮不了什么大忙。

“我不擅长哲学思考,”他说道。

不过,在一个多小时里,padalka畅谈了自己在太空的时光:他的经历、遗憾以及遭遇的挫折。访谈即将结束时,很明显的是虽然padalka没把自己当作哲学家,但他的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思想者,一个不惧反省和分享自己观点的思想者。在加加林创纪录太空飞行的57周年之际,我们为您奉上padalka的访谈内容(经过编辑),一起了解下吧。

记者:在超过17年里的5次飞行中,你在太空度过了879天。与你第一次飞行时相比,现在的地球看起来有什么不同吗?

padalka:没有,地球并未改变。17年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你知道,我们的地球已经40亿年了,一切都没有改变。

记者:在太空的时候,地球上有没有什么地方或东西让你怀念?飞越家乡的时候你是否希望身在家乡?

padalka:我不这么认为。当然我会思念故乡,想念家人。但并不是每次飞越的时候,我都想回家看看。比如说莫斯科,飞越莫斯科的时候……但紧接着你就会想起这里的交通,这该死的交通堵塞。离开莫斯科真好!

记者:太空没有交通堵塞。

padalka:飞越地球上的某个地点只需要几秒,而非很多小时或许多天。不过,比如说,我更喜欢偶尔出来淋淋雨。当然在太空里是无法做到的。或者跳进海里,登上厄尔布鲁士山,站在山顶上大喊,我在这里!

记者:很多宇航员都表示站在遥远的地方看地球会使他们对地球更加关心。你在太空的时候有类似的感受吗?

padalka:气候改变、生态问题……我并不认为这些是地球面临的主要问题。更大的问题是人类之间的冲突。看看地球上都发生了什么。但对于宇航员来说,我们在一个非常受限的空间里合作,有美国人、俄罗斯人,还有加拿大人和日本人。我们使用共同的语言,我们相互理解。为何同样的方式不适用地球呢?

记者:我们能从空间站运行的方式中得到什么启发?

padalka:在过去的20年里,我一直在一个国际项目中工作。我每年都会拜访美国、加拿大、欧洲以及日本几次,这些国家和地区都参与了这个项目。我结识了许多朋友。身在太空,在宇宙中飞翔,我们知道自己的处境,明白朋友的生命也依赖自己。实际上,我在太空训练中获得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友谊。我的太空生涯始于冷战末期的1989年,我们的第一个项目是和平号空间站项目。

我们开始接触美国和欧洲的航天员。接着是国际空间站项目,这又进一步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们开始紧密联系在一起,以至于在空间站中无法离开彼此独自生活。这可能是我最好的发现,那就是来自不同国度的人在非常极端的条件下,也能非常成功的合作,同时一直保持友好,相互理解,尽管他们有时处于压力很大的环境下。不过,只有遇到我刚提到的类似困难的时候,才能把人们团结起来,这是有问题的。这样是错的,团结人们的不应该只有困难。

记者:你在太空停留了大量时间。你认为人们准备好在太空生活很长时间了吗?

padalka:在上世纪60年代,我们不理解很多东西。我们不知道人类是否能经受辐射,而太空中的辐射非常强烈;不知道人类是否能忍受失重状态,以及能忍受多久?如今,随着我们开展的大量实验,我们知道人类可以很容易地在太空中工作和生活,尽管大量因素似乎非常不利于人类。多亏了设计者精巧的设计,给我们提供了适合停留的条件,让我们在太空的工作和生活变得容易。mikhail kornienko和scott kelly都在太空生活了一年,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因此人类已经证明了在太空工作和生活是可能的。

记者:你是否想在太空生活一年或五年?

padalka:五年太久,最长别超过一年。随着时间的流逝,太空生活会变得非常乏味。你会开始想念地球,我记得刚进入太空站时总是非常兴奋,我会带着极大的乐趣和热情工作,不过离开时我也会同样兴奋。

记者:所以,你是俄罗斯联邦的一位英雄……

padalka:嗯..(不好意思)。这是我从每个人那里得到的回应,为什么大家都称我是英雄呢?实际上,我从没有崇拜任何英雄。

记者:从来没有?

padalka:没有。比如说,如果某个人成为你的英雄,成为你追随的模式,你就会开始模仿他的行为方式。如此一来你就会失去自己的个性。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才华。每个人生来都有某些不同的能力。有些人会成为伟大的科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有些人会成为伟大的母亲。有人说我们生活在雷区不是为了追随某个人的脚步。我对自己太空生涯的早期阶段印象非常深刻,比如飞向太空的旅程,飞往月球、登陆月球的经历。但就我这个人来说,我们必须跟他相似吗?每个人都颇具天赋,每个人都是英雄。不要压抑自己的才华。

(译者:流浪狗)

八大胜网站